合山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至尊透视眼 第111章:下套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9:12 编辑:笔名

至尊透视眼 第111章:下套

难闻的气味一下子在房间里弥漫开。

白莲蹙着眉头,看到李全和苏哲脸上的表情由原来的轻松一下子变这凝重。

只是轻微的重金属中毒,尽管不知道苏哲到底是如何沾染到的,至少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可是眼前这两个人的表情让白莲觉得事情并非她表面看得如此简单。

李全从白莲手中拿过检测报告,“轻微铜中毒”的字样赫然跃于眼前。看苏哲一眼,李全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哲将报告扫了一遍,微叹道:“看来这次来的是祸......李哥你也不用担心,从河堤掉下去,连背后中枪都没事,轻微的铜中毒应该不会有大碍。如今医学这么发达,医治这个是比较简易的......”

白莲接口道:“是呀姐夫,这只是小问题,回头我让人开点药,苏哲再配合治疗,就三两天的事情。”

李全苦笑下,如果只是铜中毒就简单易办,关键是前面有陈安山和杨千双的例子,就算苏哲不是严重中毒,他也不敢保证轻微中毒日后会不会蔓延更重。

“小莲,我担忧的不是铜中毒,而是另外一点。”李全将嘴上叼着的烟拿下来。重新坐下沙发,李全将陈安山的情况跟白莲说一遍。

“我知道你们当医生的是无神论者,但这件事如此诡异,不得不让我担心。你说查不出病因,治不好这个没话说。连症状都查明,最后却眼睁睁看着病患者死亡,这个问题不得不让人重视。”

苏哲这会除了沉默不知道怎么说,一切来得过于突然。就在下午,他以为他近来疲惫是因为事情太多,还没习惯造成。如今想想,这种疲惫感是在第一次与陈安山见面过后,回来后眼睛一直干涩,接着身体就比原本容易疲惫。

如此看来,就算那块白蟒缠松花赌石还没拿去给许坚铤检测,亦可以证明那一块才是陈安山口中说的不祥之石。

这事情真是够邪门了。

白莲做为一名医生,李全说的半疑半信。她倒没认为这是李全编造出来的故事,李全提到铜中毒最后去世的病患者她有点印象。陈安山从出事到去世,大部分时间是在昆城市,但医院部分,很多信息是相通的。

白莲曾从她一位在市医院工作的同学提过这事,当时她还怀疑这是同学编出来的,没想到真有这件事。

可是让她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神之说,白莲是接受不了。

虽然她在医院不是主治医生,平时动手术不需要上场,死人这种事屡见不鲜。一块石头还有诅咒,这比看恐怖片里的情节还要玄。

如今的恐怖片,放到最后都要硬生生的安排一段主角产生幻觉或者另外的人是患有精神病院这种情况来能过审核。

不过这时白莲想到一个问题,急虑道:“姐夫,你说你们两个人都碰过那块不祥之石,你也去做一个全身检查。”

“我身体并无大碍,应该不需要......”

“必须去!”白莲打断李全的话。不等李全再开口,白莲走过去硬拖着李全出去。

当房间只剩下苏哲一个人时,他拿过那张报告一阵无奈。没想到这灾难最后还是落到他的头上,“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话并非没有道理。透视异能给他带来财富,随着危险接踵而来。

苏哲此刻在想,也许堂兄的死与夏珂无关,主要是他造成。两岁的时候父亲出事,三岁母亲出事,还听大伯说过,在他出生那一年,身子硬朗的爷爷突然中风去世。

比起夏珂的克夫命,苏哲认为他更想天煞孤星命相。这种念头苏哲只是在脑海一闪而过,有些事情他不能去想,越是去想反而越是担心。

在接待室等到一小时李全和白莲才回来,不过报告由于时间过晚,一些同事已经下班无法当时得到。

苏哲的报告出来,这个时候他一筹莫展。在离开医院前,白莲开了不少抗体药物给苏哲和李全。轻微铜中毒不是大碍,也不能完全忽略。白莲是想让他们两个在医院住一晚,等明天再做一次检查。不过近年底,李全是大忙人,可没那么多时间陪这帮医生折腾。

回到海堤湾路口已经10点多,苏哲没让李全送进去,在路口下车。

“老弟,先不用担心,明天将石头带给许教授检测再做进一步打算。”

苏哲并不是很担心,如果真是石头诅咒,这种事情他担心不来。李全的车子离开后,苏哲走到门口准备开门,想了下没有进去,而是走到附近的广场沿着上面的护堤走着。

寒冷的冬天,护堤上面冷风呼啸。这个时候苏哲需要让自己头脑清醒,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陈安山铜中毒前依然没有任何征兆,他不知道自己这种过两天会怎样。

沿着护堤走了一圈,又回到了路口。

“苏哲。”

苏哲错愕一下,大半夜在这时候怎么会有人叫他,而且声音还是个女的。左右看了一眼,在前面一点见到一辆白色的车子,不用去仔细看标致他都认出是许雅的爱驹。

那次高速公路苏哲冲着许雅发火过后,大家都没再见过面,这大半夜的这妹子不睡觉跑来这边做什么。

“难道是专门在等我?”

带着疑惑苏哲走过去,许雅从车里下来,身上带着酒气。在关上门时,许雅身体一软,差点跌坐下去,苏哲连忙伸手将她抱住。

皱了下眉头,苏哲道:“大半夜一个女孩子又要开车,怎么喝这么多酒......”

许雅双手勾着苏哲的脖子,头凑过来

。即使身上带着酒气,可是属于女孩子的纷香气味与酒气融合在一起,苏哲没觉得难闻。

喝了酒的许雅傻笑着,:“你去哪了,我在这里等了你一晚上......”

“大晚上的你受什么刺激,还有你说等我一晚上是什么回事?”

许雅咯咯的笑起来,双手重新搂着苏哲脸贴过来说:“苏哲,我们去开房吧......”

苏哲让许雅给吓到,没等他反应过来,许雅突然紧紧的抱住他低泣道,“是不是所有男人都是一样,嘴里说着喜欢你,其实只是想哄你上床而已......”

苏哲准备推开许雅的动作停下来,想了一会抚摩着她的后背柔声说:“身为男人,这个问题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你。但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不是衡量一段感情的唯一标准。”

等了好一会,许雅没有说话,接着苏哲耳边传来均匀的酣睡声。拉开身体才发现许雅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拉开车门小心的将许雅抱到副驾位,坐回驾驶位,苏哲一阵无奈。好车在手,可是他不懂得开,真让他纠结。幸好摸索一会,他还能够弄懂打开空调的暖气,不然这么冷的夜晚,即使是在车里关好窗一样会被冻死。

借着外面霓虹灯火,苏哲见到许雅脸上挂着泪珠,突然间对她前几天的行为没放在心上。

小心的将坐椅放下让许雅躺得舒服一点,苏哲也将椅子放下。双手抱后脑勺,望着前方高塔上面的灯光,苏哲眼皮子跳动,困意缓缓袭来。

感觉到身上有重物压着,苏哲睁开眼看到许雅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他身上。许雅一边脱衣服,嘴一边凑过来。

“许雅,你在干什么?”苏哲试图坐起来,但是坐椅放下,许雅又坐在上面,根本动弹不得。

“唔......好热......”许雅嘴里嘤咛着,一连扯着苏哲身上的衣服。“苏哲吻我......我受不了了......”

苏哲可不是柳下惠,但许雅此刻的举动让他感到惊讶,摸了她的头,一阵发烫。

联想到许雅睡前说的话,苏哲猛然想到,难道她被人下药了?

如果不是下药,苏哲想不出许雅此刻的行为究竟为何。思索间,许雅缠了上来。

“许雅,清醒一下,我马上等你去医院!”

“我不要去医院......苏哲我很难受,......”

许雅拉扯着苏哲的衣服,整个人贴过来,正在苏哲准备推开许雅上来,一道刺眼的车灯照身过来。接着从车上跳下一个人对着苏哲和许雅一阵狂拍。

“意图强、奸市长女儿,这个罪名我看有你受了。”

苏哲一惊,伸手到额头下挡住强光,然后看到两张熟悉的脸。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可信吗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在线医生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正规吗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好医生在线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贵不贵